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ashsunstein.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英超bestplayer

党友柳 402万字 14804人读过 连载

《英超bestplayer》

老兵们拖着疲惫的身躯挪了回来,个个都是无精打采的样子,衣服上全是灰尘,手和脸上明显湿漉漉的,肯定是刚从外面洗漱过。李远站起身来,点头示意,而老兵们也没怎么搭理他,不是多傲气,而是真的太过劳累了。一个明显精神许多的汉子走了过来,看起来也是很平凡,没有一点出奇,属于那种放在人堆里就找不见的那种,唯一的亮点就是眼睛,眼睛很亮,时不时的散发着一股杀气,只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微微的眯着眼睛,让人无法琢磨。“新兵李远?我是伙长张伟,以后我们就在一起刨食了。”伙长说起话来眼睛还是眯着的,看起来倒是很喜兴的样子。“伙长你好。”“没那么多说的,估计你年龄也不大吧,以后就叫我张大哥就行。”李远点头示意自己了解了。张大哥拍拍衣服上的灰尘,笑着说:“坐吧,不用管我们,今天有点累,就不多和你闲聊了,我得睡一会。”说完就躺在床上,没一会的功夫鼾声就响遍了整间宿舍,不止他一个,全屋除了李远都睡着了。晚饭哨声想起,张大哥一下子就坐起来了,赶紧一个一个的叫起来,有哪个赖床的就给上那么一脚。大伙排队去了餐室,果然不一样。早就听说斥候组的训练最苦,伙食最棒,果然如此,大块的炖肉在锅上咕噜咕噜的冒泡,香味扑鼻。伙夫给诸位打菜,一荤一素,每个人都是如此,吃不饱再去盛,分量不限。新兵营里伙食倒也可以,但一桌子十来个大小伙子,三四个菜真不一定够吃,但这里可好,随便造。吃饭的时候都很安静,没有人闲聊,都是狼吞虎咽,看起来白天的训练很辛苦啊。晚饭过后就是纸上的训练了,什么食物能吃,对于天气的预测,环境的检测,敌方数量的目测等等等等。不过斥候组普遍的不识字,即使认识也只是简单的几个罢了,很多人只会写自己的名字,李远在空间内也只是简单学过一些,好在这里的文字和空间内教授的稍有区别,但区别不算太大。很多人都是死记硬背,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不过这对李远来说并不复杂。斥候,军中佼佼者,负责侦查敌方数量,前方环境,很多时候都会在不可预估的战场上与敌方短兵衔接,而这些在空间内李远早就学过了,而且知识的深度远远超过现在教授的这些。不过李远还是认真的听着,毕竟还有一些地方不一样,他也没有向其他人炫耀,上次惹出的麻烦,让他有了很深刻的体会。学习的时间并不长,但教授的速度很快,没有人在意李远是新来的,也不会有人在意。斥候组的人员交替是最快的,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死的太快了。在燕然关,斥候组还有个功效,阻止突厥的散兵入境抢夺,这也是死伤惨重的最大原因。这里的教头们都只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你需要掌握的知识一股脑的教给你,没有办法,记得住可能就会多活几天。所以每个人都在拼命的记着这些知识,训练和学习都是保命的保障,没有人敢大意。学习之后就各自回去休息了,张伟大哥和大家闲聊了一会,就都休息了,没有人搭理李远。李远心里清楚,自己是个新人,暂时很难融入进去,何况大家其实还没有信任自己。斥候组每天都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他们必须相信自己的战友,因为可能任何一个人的疏忽就会导致全军覆没,正因为这样没有人在不清楚队友的实力的情况下信任他。在睡梦中李远再次来到了空间,而这次一号则是换了一种训练方式,以前是在各种环境中生存,现在是隐藏。第二天醒来,李远晃晃脑袋,这一晚上可是折腾够呛,倒不是多累,而是记忆各种隐藏方式让李远的脑袋应接不暇。早晨的晨跑依旧,李远并没有显露出自己,只是在队伍中间,不快不慢的跟随者,上次的事情让他真害怕了。不过即使这样,还是引起了张伟的注意,李远来之前上头就找过张伟,让他关照一下李远,毕竟李远没有参军的经历,而且一来就进入了斥候组。本来张伟以为这是哪位大佬的子侄,来斥候组镀金的,不过细想也不对啊,傻子才会让自家的后裔来斥候组镀金,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全军死伤最多的地方。虽然张伟不清楚为什么,但还是特意关注了一下李远,这下可看出点不一样的。斥候组的晨跑可不一般,每天都是接近二十里路啊,虽然斥候组都能跑下来,但每次跑完都得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的。可这小子虽然看起来速度不快,只是位列中间的位置,可是面不红心不跳的样子很明显这些对于这小子不算什么,这可引起了张伟的关注。其实斥候组的平日训练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除了出去拉练和夜间的学习之外,其余的比起其他部队只有一个字形容,“多。”别人一天跑十里,斥候组一天估计得三十里路起步,别人射箭一天几十次,斥候组每天几百次,就是如此,更多更强的训练让每个人生不如死,能接受就留下,不能接受就滚蛋,简单粗暴。早饭过后,正式的训练开始了。这时的训练就是以伙为单位,自行训练了。张伟站在前面,目光紧紧盯着手下的兄弟,脸上也没有了平日里的笑容,表情严肃。“今天新来了一位兄弟,让他先介绍一下自己,记住介绍的时候简单扼要,自己的长处,弱点,一定要实话实说,说谎是要丢命的!”说完这些话示意李远站出来。李远向前迈了两步,转过身来面对大家,嗓音洪亮,“李远,李家村人,猎户出身,擅长箭术。”张伟看着李远,回去吧。“不用测试,李远曾在新兵营以箭术击败张浦,张浦没有还手之力。”这下可把大家吓一跳,张浦,他的箭术在燕然关也是有一号的,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够敏捷,但据说也加强了许多,要不早就进入斥候组了,再者说,一个神箭手在战场上发挥的能力就太恐怖了,谁都希望自己这边有一个神箭手。“其他人以后你会慢慢熟悉,这里就不耽误时间了,训练继续。”刀法,五十遍,拳法,五十遍,之后就是射箭,不停的射箭,每一次对成绩都是有要求的。一天的训练下来,让大家直呼李远是个变态,几十轮的射箭,李远每一箭都是十环,从未落空过。

老兵们拖着疲惫的身躯挪了回来,个个都是无精打采的样子,衣服上全是灰尘,手和脸上明显湿漉漉的,肯定是刚从外面洗漱过。李远站起身来,点头示意,而老兵们也没怎么搭理他,不是多傲气,而是真的太过劳累了。一个明显精神许多的汉子走了过来,看起来也是很平凡,没有一点出奇,属于那种放在人堆里就找不见的那种,唯一的亮点就是眼睛,眼睛很亮,时不时的散发着一股杀气,只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微微的眯着眼睛,让人无法琢磨。“新兵李远?我是伙长张伟,以后我们就在一起刨食了。”伙长说起话来眼睛还是眯着的,看起来倒是很喜兴的样子。“伙长你好。”“没那么多说的,估计你年龄也不大吧,以后就叫我张大哥就行。”李远点头示意自己了解了。张大哥拍拍衣服上的灰尘,笑着说:“坐吧,不用管我们,今天有点累,就不多和你闲聊了,我得睡一会。”说完就躺在床上,没一会的功夫鼾声就响遍了整间宿舍,不止他一个,全屋除了李远都睡着了。晚饭哨声想起,张大哥一下子就坐起来了,赶紧一个一个的叫起来,有哪个赖床的就给上那么一脚。大伙排队去了餐室,果然不一样。早就听说斥候组的训练最苦,伙食最棒,果然如此,大块的炖肉在锅上咕噜咕噜的冒泡,香味扑鼻。伙夫给诸位打菜,一荤一素,每个人都是如此,吃不饱再去盛,分量不限。新兵营里伙食倒也可以,但一桌子十来个大小伙子,三四个菜真不一定够吃,但这里可好,随便造。吃饭的时候都很安静,没有人闲聊,都是狼吞虎咽,看起来白天的训练很辛苦啊。晚饭过后就是纸上的训练了,什么食物能吃,对于天气的预测,环境的检测,敌方数量的目测等等等等。不过斥候组普遍的不识字,即使认识也只是简单的几个罢了,很多人只会写自己的名字,李远在空间内也只是简单学过一些,好在这里的文字和空间内教授的稍有区别,但区别不算太大。很多人都是死记硬背,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不过这对李远来说并不复杂。斥候,军中佼佼者,负责侦查敌方数量,前方环境,很多时候都会在不可预估的战场上与敌方短兵衔接,而这些在空间内李远早就学过了,而且知识的深度远远超过现在教授的这些。不过李远还是认真的听着,毕竟还有一些地方不一样,他也没有向其他人炫耀,上次惹出的麻烦,让他有了很深刻的体会。学习的时间并不长,但教授的速度很快,没有人在意李远是新来的,也不会有人在意。斥候组的人员交替是最快的,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死的太快了。在燕然关,斥候组还有个功效,阻止突厥的散兵入境抢夺,这也是死伤惨重的最大原因。这里的教头们都只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你需要掌握的知识一股脑的教给你,没有办法,记得住可能就会多活几天。所以每个人都在拼命的记着这些知识,训练和学习都是保命的保障,没有人敢大意。学习之后就各自回去休息了,张伟大哥和大家闲聊了一会,就都休息了,没有人搭理李远。李远心里清楚,自己是个新人,暂时很难融入进去,何况大家其实还没有信任自己。斥候组每天都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他们必须相信自己的战友,因为可能任何一个人的疏忽就会导致全军覆没,正因为这样没有人在不清楚队友的实力的情况下信任他。在睡梦中李远再次来到了空间,而这次一号则是换了一种训练方式,以前是在各种环境中生存,现在是隐藏。第二天醒来,李远晃晃脑袋,这一晚上可是折腾够呛,倒不是多累,而是记忆各种隐藏方式让李远的脑袋应接不暇。早晨的晨跑依旧,李远并没有显露出自己,只是在队伍中间,不快不慢的跟随者,上次的事情让他真害怕了。不过即使这样,还是引起了张伟的注意,李远来之前上头就找过张伟,让他关照一下李远,毕竟李远没有参军的经历,而且一来就进入了斥候组。本来张伟以为这是哪位大佬的子侄,来斥候组镀金的,不过细想也不对啊,傻子才会让自家的后裔来斥候组镀金,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全军死伤最多的地方。虽然张伟不清楚为什么,但还是特意关注了一下李远,这下可看出点不一样的。斥候组的晨跑可不一般,每天都是接近二十里路啊,虽然斥候组都能跑下来,但每次跑完都得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的。可这小子虽然看起来速度不快,只是位列中间的位置,可是面不红心不跳的样子很明显这些对于这小子不算什么,这可引起了张伟的关注。其实斥候组的平日训练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除了出去拉练和夜间的学习之外,其余的比起其他部队只有一个字形容,“多。”别人一天跑十里,斥候组一天估计得三十里路起步,别人射箭一天几十次,斥候组每天几百次,就是如此,更多更强的训练让每个人生不如死,能接受就留下,不能接受就滚蛋,简单粗暴。早饭过后,正式的训练开始了。这时的训练就是以伙为单位,自行训练了。张伟站在前面,目光紧紧盯着手下的兄弟,脸上也没有了平日里的笑容,表情严肃。“今天新来了一位兄弟,让他先介绍一下自己,记住介绍的时候简单扼要,自己的长处,弱点,一定要实话实说,说谎是要丢命的!”说完这些话示意李远站出来。李远向前迈了两步,转过身来面对大家,嗓音洪亮,“李远,李家村人,猎户出身,擅长箭术。”张伟看着李远,回去吧。“不用测试,李远曾在新兵营以箭术击败张浦,张浦没有还手之力。”这下可把大家吓一跳,张浦,他的箭术在燕然关也是有一号的,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够敏捷,但据说也加强了许多,要不早就进入斥候组了,再者说,一个神箭手在战场上发挥的能力就太恐怖了,谁都希望自己这边有一个神箭手。“其他人以后你会慢慢熟悉,这里就不耽误时间了,训练继续。”刀法,五十遍,拳法,五十遍,之后就是射箭,不停的射箭,每一次对成绩都是有要求的。一天的训练下来,让大家直呼李远是个变态,几十轮的射箭,李远每一箭都是十环,从未落空过。

李远并不喜欢多说话,但自己伙里全是话唠。他其实并不知道,没有人是天生的话唠,战友们如此爱说话,只是因为恐惧。他们害怕死亡,但每次出征都经历着死亡,自己死,战友死,兄弟死,伙长死,生命的轮回在这里没有一点作用,只有死亡或者杀死对手。他们希望战友们记住自己,至少自己死了之后除了家人之外还有人挂念着自己。张伟,伙长,除了训练都是笑嘻嘻的,喜欢吃,不停的吃。大头,李远在他的口中知道了什么是女人,多少次嚷嚷着要带李远去青楼玩玩,但每次都只是说说而已。猴子,身体灵活,平日里嘴很欠,老是挨揍。母猪,名字很难听,嘴更贱,但是天生神力,个子不高特别敦实,老是被猴子戏弄,之后就是猴子挨打,不过两人乐此不疲。一个星期过去了,慢慢的大家都熟悉了,也老是在一起开玩笑,不过大家都给李远起了个外号,面瘫。顾名思义。“面瘫,怎样适应了吧,明天出城拉练,小心累的尿裤子!”猴子挤眉弄眼的对着李远说。“嗯。”李远知道不能搭理他,上次回了一句后,猴子损了他两个时辰,嘴里面真是骂人不带脏字的,不过他也清楚,猴子没有恶意,就是这么欠的一个人,但是真的烦啊。拉练,是斥候组最讨厌的训练。燕然关的东侧都是村落,西边面对着突厥,南边是连绵的山脉,而北侧却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曾经山脉是斥候的拉练地,但恐怖的丛林蕴含着太多的杀机,去了几次死伤太过惨重了,让已经习惯死亡的斥候组都接受不了,后来就只能选择近一点的山脉进入,而深处就再也不去了。其实李远倒是很习惯山脉,这才是他的主场,山脉与村落连接,正是他去打猎的地方。现在沙漠成了拉练的主要场所,淡水的匮乏,漫无边界的沙漠,变幻莫测的地形,让人望而生畏。晚上必须多吃一点,因为明早一起床就出门,没有早餐。而每个人都只有一水囊的水,三块烙饼,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依靠这些东西,穿越近处的沙漠,预计时间为三天。好在是冬季,沙漠里虽然缺水,却并不炎热,但严寒也是会要人命的。每伙都有一个烟弹,只要放出去就会有专人前来营救,但营救的后果是每个人都不愿意面对的。李远算是运气不好,斥候组每年只进行四次拉练,春夏秋冬各一次,而拉练意味着淘汰。大周的军队以军为主,每军的数量在一万人左右,每军五团,一个刀盾手团,一个枪兵团,一个轻骑军团,一个弓箭手团,一个辎重兵团,每团都约为两千人左右。但燕然关因为位置特殊,常年以防守为主,与其他地方配置稍有不同,最主要的区别就是轻骑兵团数量只为千人,而弓箭手则为三千人。每军里都有自己的斥候,但在燕然关则以斥候组为主,但每军里的斥候称之为尖哨,实际上就斥候组的预备役罢了,平日里的训练也是十分刻苦的。每军拥有尖哨二百名,同样二十人一伙,但在每个军中尖哨里最强的叫探马,而当斥候组拉练时,拉响烟弹的那一伙就会整队撤编,由军中探马替代,而且用时最长的也是被淘汰的命运,可谓十分严格。而斥候组淘汰下来的斥候们虽然在各个军中极度受欢迎,但在大周来说,每个人都以精忠报国为荣,淘汰为耻,这样一来,很多淘汰下来的斥候都无法接受自己被淘汰这一事实,后果十分惨烈。但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燕然关就是人肉磨房,如果能力不够才是真正不负责任。张伟很担心,他不希望接受李远最大的原因就在于此,他生怕因为李远而影响自己这一伙,但是军命难违,只得硬着头皮接受了。出发的时候,张伟和除了李远之外的每个人都再三强调,一定要照顾好李远,千万要注意之类的话。李远虽然没有听见,但也看出张大哥的重视,也同样清楚拉练的重要性,自然是极度的小心。拉练终于开始了,每个人都精心准备着自身的装备,毕竟是冬季,棉服、棉鞋都是必备的,水囊里的水灌得满满当当,腿上的绑腿也是检查了一次又一次。每队选择一个方向进发,每伙则是相隔半个时辰出发,中途以伙为单位,除非发现其他伙的战友无法求援或者频临死亡,中途不允许与其他伙的战友交谈,一旦发现,立即淘汰。进入沙漠,张伟这一伙算是运气不错,轮到他们的时候正值中午,按理说平日里沙漠中午严禁行军,因为实在是温度太高,但好在是冬季,温度还不错。沙漠中散落的点点积雪,让沙漠看起来不那么单调,懒散的太阳散发着并不算炙热的阳光,但照在身上还是有些暖意,让人身上不至于这么寒冷。一直走,一直再走,所有人都知道目的地,但在沙漠中很难辨别方向,好在都是老兵,即使有人掉队了,命好的也能找到目的地,但命不好,就成了沙漠中的枯骨。沿途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在节省着体力,其实并不算穿越这座沙漠,军中几个高品阶的高手早就探清了方向,他们走的只是沙漠中的外围而已。曾经有地阶高手试图穿越整个沙漠,却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这座沙漠之广,超越了人们的想象。不仅如此,也曾由三两个天阶高试图看一看沙漠的尽头到底是什么,但也只走几十万里路,就回来了,他们说不是不向前走了,而是天阶的预感告诉他们前方有大恐怖,真的继续也许就真的回不来了。而到了天阶的预感一般都是真的。不过也算一个天然的屏障,这片沙漠边上只有为数不多的老斥候们看守,因为危险性实在是太小了。如果真的按照天阶所说,有大恐怖降临,那燕然关估计就会当然无存了。后来,军部付出了不菲的代价,去军校找了几个老师,在沙漠中探寻处一块普通人可以跨越的地方,由老师们立下百丈高的边界,让大家好知难而退。经历了千百年的变化,沙漠中沧桑变化,风起云涌,只有那高达百丈的边界告诉人们,前方不可逾越。

第三十四章 冲突上

第三十五章 冲突 中

第三十三章 冰点

地方。李远更没有在意,头都不抬,自己吃自己的就是了。孤独,好像有点,但无所谓。沈教头远远看着李远,心中的滋味很复杂,不得不承认,李远未来不可限量,但如此孤僻的性格会让他一切顺利吗?沈教头默默的摇摇头。军队是个团结作战的地方,每个人相互配合才能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独狼在军队里是行不通的。其实沈教头并不清楚,李远会与其他人协同作战,成为他的队友,你绝对可以放心的将背后托付给他。但李远不愿意与其他人做朋友吗,之前的训练让他的心很难受,让他的心里与其他人不一样。这也是当时空间内停止了模拟实际战场的原因,空间犯了错。李远不愿意交朋友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战场上会死人的,谁都会死,没有例外。可如果死的人是你的朋友,你的亲人,你会更加难受,心会更痛,李远没上过学,没有人教他如何开导自己,他只有做出了自己的决定,战场上是战友,生死相托,下了战场是陌生人,你死我不难过,我死你也别伤心。这样的方法肯定是错误的,但谁能告诉李远更好的方法,目前没有!晚饭后没有再次进行训练,而是军纪军规的解读。十七条军规,必须背诵下来,这是死命令。闻鼓不进。。。。犯者斩之,一直到第十七条。沈教头本想着用这军规告诉李远军中的道理。但他哪里知道,背起军规来,十个他也不如李远。沈教头特意让自己手下严格要求李远,结果却是适得其反,李远对于新兵营更加厌恶了。李远来了犟脾气,好啊,我来这所有人都针对我,没关系,反正就一个月,以后老死不相往来就是了。晚上了,李远沉沉的睡去,再次来到了空间里。一如既往的训练今天却加上了更多的内容,刀法和枪法以及周王拳。不过李远还是更加喜欢箭术的训练,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里,但只有拿起箭心里才有自信。手中有了弓箭,李远才觉得不惧怕任何事物,不惧怕任何人。训练停止了,李远并没有急于离开空间,反而像个孩子一样向教官们诉说着自己的委屈。他认为自己没有错,但每个人都针对他。他不需要箭术的训练,箭术教练的箭术比他差远了,还需要在哪里浪费时间吗?他的时间很紧迫,路将军给了他丰厚的报酬,会白给吗?他没有时间浪费,马上就要面临生和死,他不想死,有错吗?但却没有人理解他,反而处处针对他。他的心里很苦闷,诉说着自己一切的不容易,只有在这里他才像个符合他自己年龄的人。他很憋屈,很不舒服,他从小就没有可以去抱怨的对象,只有在这个空间里,他才能说出自己内心里的话。说着说着,李远离开了空间,真正的睡着了。两个教官无奈的对视着,空间犯错了,犯了很严重的错,让这个孩子如此孤僻。怎么办,但空间内所有的教官只有这两位拥有自己的思维和理智,其余的都只剩下本能了,但这两位都是最纯粹的军人,心里方面一点懂得真不多,真是头疼啊!两位教官上了着,你一言我一语,甚至都吵了起来,却没有任何一个解决的办法!

现在身在沙漠的张伟正在吆呼着队友赶紧起床,一天的急行军马上就要开始了。简单对付了一口,收拾好行李,不过张伟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微风乍起,清晨的阳光显得无比昏暗,张伟陷入深深的不安。“不对劲啊,行军参谋那边明确的表示今天的天气一切正常,可怎么看都是要出问题的啊!”张伟多年的行军经验告诉他不能在继续下去,可现在怎么办,原路返回,如果天气正常那可是全伙淘汰的节奏。他自己不敢做这个决定,这关系着所有人的命运。于是,他将同伴们召集在一起,一起商议此事。张伟一边看着貌似不太正常的朝阳,一边语气沉重的告诉大家,“行军参谋给的报告显示的是一切正常,但我越看这天越不对劲,你看太阳如此昏暗,一般的这个时间段不会起风的。”说着将手放在外面,体会着空气的流动。风已经刮起来了,虽然暂时看起来并不剧烈,但总是给人感觉就是风速越来越快。“我准备原路返回,你们看呢?”母猪第一个不干了,嘴里嚷嚷着,“那哪行,回去咱们就淘汰了,伙长!”猴子却半响没说话,表情凝重,他一直在看着天气。李远则是无所谓,这方面他没有一点经验,在这个时候还是听从经验丰富的伙长的话才是合理的。张伟看着猴子问道:“猴子,你看天气也很准,你的注意呢?”猴子点点头,“我同意伙长的话,原路返回,不过似乎已经晚了。”此时狂风乍起,卷起了阵阵的风沙,众人向远处看,天色刚还蒙蒙亮,此刻却像极了傍晚一般,逐渐黑了起来。张伟当机立断,“猴子带队,我断后,极速前进,除了武器,水,食物之外一概不要带,快,快!”一声令下,不管是是否有自己的意见,必须马上行动起来。众人在最短时间内将不必要的物资全部扔下,此时人命才是最关键的。此时的将军府也乱成一团。路将军带着自己的亲兵,吴书语也同样带领着军法处准备好一切的救援物资,奔赴沙漠。此时的沙漠已经完全的昏暗起来,狂风卷着沙粒向人们脸上扑打着,打的生疼。李远这些人早已经把毛巾捆在脸上,以防止沙粒进入鼻子。用尽全力的向前奔跑着,此时背后的沙尘暴已飞快的速度向众人逼近着。沙漠中存活的动物们疯了一般,沙狼,骆驼,沙漠狐,此时已完全顾不得厮杀,不停的奔跑着。风速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卷起巨大的沙尘,铺天盖地,不见阳光。李远对于自己的生命无比爱惜,此刻也顾不得惊世骇俗,一直跑在猴子的后面,寸步不离。母猪体型魁梧,速度却是最慢的一个,逐渐的落在后头与伙长张伟一起。又一阵狂风,将巨大的枯树刮到半空,瞬间落下,直接砸向母猪。张伟只听见一阵呼啸声,回头一看,枯树已经到了母猪的身后,而在这样的狂风中,你的声音根本传不出去。他脑子极速转动着,“去尼玛的,不想了,我把他们带出来,也要让他们都回去。”向侧面紧挪了两步,一把将母猪推倒,可枯树直接砸到伙长的胳膊上,张伟隐约听到右臂断裂的声音,一股巨痛传来。紧着着,就被飓风带倒在地。母猪跌倒在地,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看到枯树砸到伙长的胳膊,心中顿时明白了,连滚带爬的跑到伙长身边,此时已经来不及多说什么,一把拽起伙长,二人继续奔跑着。此时的李远害怕极了,耳边什么都听不到,只有刺耳的呼啸声。队形慢慢来开了,伙长胳膊的疼痛让他无法全力奔跑,而母猪的体型也太过庞大了。猴子向后看着,却怎么也看不见伙长他们七八个人,只有身边这几个人,怎么办。如果后面的人在拖下去,必死无疑。此时的众人已经被沙尘暴笼罩,猴子知道,比他们先出发的同袍们凶多吉少。远处还刮起了龙卷风,龙卷风过后没有人能够生存。李远隐约记得来的时候,有一处残缺的断壁残垣,当时他还特意问过,这是怎么回事。伙长的回答让李远大吃一惊,这是当年燕然关守军曾经驻扎过的军营,后来好像被什么人直接摧毁了,慢慢就放弃了这个地方。好像离现在的位置不算远,如果能跑到那,生还的机会大了很多。如果以现在的风速,大家都跑不过沙尘暴的。李远紧跑了两步,跑到猴子身边,揭开毛巾,但马上被灌了一嘴的沙子,但此刻也顾不上了,调动内息,高声的对着猴子喊:“去残营,能不能躲过去。”猴子一开始还不知道这小子要干什么,他也没想,但一听,心中顿时有了底。对啊,去残营,那里面有青石垒的墙,估计能躲过去。猴子竖起大拇指,瞬间转换方向。同时还喊着,“面瘫,你能找到残营吗?”李远点点头,示意自己能找到。“我去接伙长,你带队。”接伙长他们,后面可是拉下七八个人,龙卷风近在咫尺,李远愣住了,这不是自寻死路吗?李远脑子里乱了,他与大家的感情并不深,只是七八天能处出什么感情来。自己应该带着剩余的战友直接跑到残营,这样起码还有十多个能活下来的,李远内心里对自己点点头,没错,就这么办。可一瞬间,李远想了很多很多。伙长刚有了孩子,没事就老念叨着自己的宝贝,虽然训练没时间回去,但老是让大家伙帮忙起个名字。这个时候的伙长没有了平时的严肃,反而腼腆的挠挠头,嘴里边嘀咕着,我不是没文化吗。母猪,看起来五大三组的,实际心里很细腻,别看老被猴子收拾,可也只是闹着玩而已,吃饭的时候老是告诉李远,这个好吃,赶紧多拿点,要不一会好吃的都没了,这个时候的母猪对于食物的虔诚让李远心里笑的不行。猴子,就是要自寻死路的猴子,可是刚定完亲啊,每天训练结束,他的未婚妻总是站在营地的门口,给猴子拿点好吃的。猴子脸上那个得意劲就别提了,十分的嘚瑟。可好吃的每次都是分给大家,自己吃个剩而已。大家都有眷顾,可李远没有。他仔细想了想,即使自己死了,估计路将军也会照顾好叔叔和婶子吧,再说了,一号二号老是强调战友之情。算了,不想了,猴子已经向后跑去。一把拽住猴子,全力嘶吼着,“你带队,我入品了,我救人!”说完直接向后方跑去。猴子眼睛立马湿润了,却只是咬咬牙,继续带队前进,他知道此去九死一生,但李远入品了,比他强。

李远伤势还没有痊愈,以他现在的身体情况也不太适合进行身体方面的训练,只是在晚饭后盘膝运行了一会吐纳之术就沉沉睡去了。进入梦乡,不出意外的来到了空间里。现代教官仔细打量了一下李远,突然张口问道:“今天发生了什么?”李远虽然无比信任这个空间,但听到此话心里更有数了,至少外界发生的一切空间都不知道,他不愿意裸的将自己所有的一切在空间的监视下。他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经过告诉给了两位教官,并将周王拳应该和吐纳之术能够结合起来的想法告诉给了教官。两位教官有些惊讶,没想到这方世界居然如此诡异,很多事情超乎了他们的想象。两人对视了一下,终于决定了什么。古代教官将周王拳的一招一式和心法仔细询问了一下,虽然并不全,可二号有信心,将其补全,便隐去身体,不知道去了哪里。现代教官变出两把椅子示意李远坐下,李远虽然不清楚为了什么,还是乖乖坐下。现代教官看着李远,和蔼的说着话,“这么久了,估计你也很怀疑我们的来历,本想着过些日子在告诉你,如今事态超出我们的想象,我们会将所有的一切告诉你,未来的日子由你选择。”李远乖乖的点点头,这么长时间的陪伴,他相信这个空间对他不会有任何危害。“以后你叫我一号吧,另一位叫做二号即可,其余的不要问,只是听就好了?”“我们来自另一个世界,那里有绚烂的文化,悠久的历史,却毁于贪婪,我们分两个空间,一为文,那里有几千年的历史,多姿多彩无与伦比的诗篇,可惜与我们分散,不知道去向,另一个就是现在你所在的地方,名为武。”“我们悉心教导你,就是希望无论任何人问你,你所学来自那里,请你记住,他,来自华夏!”李远点点头,他十分感激这个空间,如果没有空间,他早就消失在人世间,哪来的现在的李远。“放心吧,一号,我会记住的!”一号落寞的低下头,语音低沉,“希望吧,真的希望有一天,华夏两个字能响彻在这天宇大陆,这样我们的使命就算完成了。”一号抬起头,“其他的你不要问,那样对你不公平,没人能承担起这么大的责任,只要你记住你刚才说的话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二号没一会走出来,表情倒是很愉悦,看着李远兴奋的说,“我将周王拳的心法和吐纳之术,融合起来,行程了一种新的心法,运行起来吸收灵气的速度超过正常速度的两倍,而且,任何人也分辨不出来。”李远自然很高兴,这样一来谁也发现不了自己的异常,不过他更希望的是箭术的训练。箭才是他的生命。二号看出李远的想法,不进莞尔一笑,“放心吧,虽然你的吐纳术已经有了一定效果,但还是差点意思,等你到了,对,你们这里所谓的评级方法,你到了人阶六品,我会给你找到一个特别好的教练,教你真正的箭术。”李远不清楚为什么到了人阶六品才能学习,但无论一号还是二号都是真心对待自己的,也就忍耐下来。一号看着李远,向李远解释道:“你的身体暂时也接受不了高等级的箭术训练,如果现在接受了,你身体会有损伤的。”“对了,还有一件事,有机会的话,找一个域外天魔,让他进入你的身体。”这下可把李远吓一跳,这不是找死吗?他怀疑的看着一号。“据我估计,域外天魔应该是天地中游离的一种带有思维的离子,他主要是吸收人的思维和意志力,更具体一点的你也听不懂,我只告诉你,我怀疑域外天魔、你所见的战魂和军魂与我们属于同一种类型,让他进来,正好落到我们这里,我们好研究一下。”李远还是有些不放心,他不但担心自己还很担心这个空间,万一空间打不过天魔怎么办。“放心吧,谈论起意志力,华夏独一无二!”李远虽然点点头,但内心还是告诉自己,如果真碰掉了一定要躲得远远的,要不就直接消灭,绝对不会让域外天魔得逞。“我们的能量不算多了,未来的日子里在空间内你只有训练,除了有其他情况发生,我们不会多说什么了。”一号语重心长的告诉李远。李远记住了新的周王拳的运行方式,就离开了空间。医馆很无聊,李远只有吃了睡,睡了吃,其余的世间都在打坐训练,没有任何一个人与李远沟通,李远也乐在其中。他习惯寂寞,只有习惯寂寞才能享受寂寞。周王拳分心法和打法,练法分九层,前三层是练皮,炼骨和练腑这三层广为流传,中间三层分别是命之道,魂之道,神之道,这三层就不是一般人可以修炼的了。最后三层则是斩生死,断轮回,鬼神避这三层知道修炼方法的就更少了。基本上到了人阶一品强一点也就修炼到命之道,路将军算是特殊的了,常年从军,手下亡灵无数,铁血将军使然才到魂之道,其实如果路将军年轻一点,估计早就到了地阶,但年纪使然,很难突破到地阶了。但他绝对有地阶七八品的实力。打法就简单很多,基本就是普通的招式罢了,但配上心法更能发挥真正的作用。李远现在手里只有前三层的练法,打法倒是全知道,但二号对于打法颇为不屑一顾,坦言之,没有心法打法狗屁不是,如果修习了全新的周王吐纳术,什么招式都配的上,这就是华夏的底蕴。不仅如此,周王拳练法对于空间地点要求很高,很多时候运行心法的时候需要绝对的安静,因为很多时候如果无法静心的话会导致体内真气波动紊乱,虽说不可能走火入魔,但也有伤及筋脉,灵魂的可能性。可全新的心法无时无刻都可以运行,而且绝对不会产生任何危害。唯一的缺点就是每天吸收的灵气和你的筋脉强度,灵魂强度有关。李远经过这么长时间吐纳术的训练,每天运行起新的周王拳心法最多也就四个时辰,超过这个时间就起不了任何作用。但这也比原来的强多了,据二号估计,以路将军的能力每天差不多也就两三个时辰,况且吸收灵气的速度也差不多。不仅如此,吸收是一方面,天地灵气中包含很多杂质,原本的周王拳照盘全收,导致很多隐患,现在看不出来,到了第七层之后就很明显,因为到了那个层次需要不断的压缩灵气,将杂质排出。新的却完全不需要,它在第一层的时候就能形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大网,将杂质完全排除体外,灵气更加纯粹和干净。




最新章节:完整版通天战尊

更新时间:2021-07-23

最新章节列表
废材逆天毒医小兽妃下载
穿越红楼之贾攸
南宫伊稚斜同人小说
重生韦小宝之山村美色
bl康熙同人小说
重生之再续前缘雷人酵母
混沌记笔趣阁
总裁宠妻上瘾思蕊
霸道总裁宠妻无度叶梦曦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在线阅读民族与国家
第2章 非邪玥的现代修真小说
第3章 王者之上分婊
第4章 御女高手血月免费
第5章 撒旦总裁戴罪妻莫为
第6章 免费下载在仙途
第7章 双世宠妃2部
第8章 大业千秋txt
第9章 夫妻缠txt下载新浪
第10章 诸天之1001诸天之
第11章 彼岸浮城笔趣阁
第12章 实教坂柳同人小说
第13章 穿越小说女主角控火控鬼
第14章 宠妻有道金晶 百度盘
第15章 网游之追风者txt
第16章 小幼总是被h微盘
第17章 汾阳路五官科五一休假吗
第18章 网游之邪体魔念笔趣
第19章 天才少女占卜师在线阅读
第20章 末世题材推荐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3196章节
武侠相关阅读More+

映照诸天难度英雄不能选

欧阳亚飞

一枪 笔趣阁

亢从灵

小说衣香鬓影在线阅读

官菱华

让我当条咸鱼吧笔趣阁

愚幻丝

兽世第一懒商新版笔趣阁

纪永元

吕洞宾传人修真小说

乌孙淞